情绪拉回现实,她让强子到了安康先去赵平公司,控制好财务,避免发生内部慌乱。强子明白,建议她也回西安,小乡村的业务量以超乎他们想象的速度发展,她来回奔波实在辛苦。他父亲在监狱里生病治疗一个多月就走了,母亲也是久病未愈,时刻需要有人陪着,因此,不能常去杭州陪她。

    胜丽再次沉默许久,他的光阴硬是又被她浪费了好几年,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文涛的父母、郑父、秦母相继去世,加上周钱病危,也就是说这批三四十年代出生的人,从见证祖国成立、熬过饥荒、闹过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再到今日逐步面实现的小康社会,他们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

    宇鑫和亮亮完能挑起公司大梁,她交接完毕后就会回西安。强子心底暗自高兴,人的一生有很多活法,好多人说他愚蠢,他没活糊涂,反而觉得很快乐,这只是坚守自己的底线而已。

    他说金财杀了赵平,金宝又是家具城的股东,这恐怕又是一轮仇怨开始。胜丽叹了口气,当初他们也只是帮帮忙,是赵平执意要把他们算作股东。周钱生病,刚好,金宝也出不了面,他权代理就行。鉴于郑家与赵家的恩怨,她就不去参加赵平的葬礼。

    车子快速前进,胜丽脑海里浮现出故去的长辈,最痛心的还是秦母,她一直在想,如果母亲不是耳聋,定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人,她不是她亲生的,却有她身上几分侠气和胆量。她给了她的一双可以翱翔的翅膀,在她不断噗通的人生路上赋予了善良与坚贞。那渗透在羽毛与肌肤里的爱从不张扬歌唱,又有多少纯朴的母爱被深深的埋在了地下,让继续前行的人欠着她们很久很久……

    秦母当时得了宫颈癌晚期,在西安治疗,主治医生是丁香云,她竭尽力照看秦母,始终无力回天。在秦母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香云见到胜阳、雅静和胜丽轮流照看这位耳聋母亲,被他们无微不至的爱感动。秦母返回安康的时候,她特意送了送,做了这么多年的主治医生,也曾经因病人不得治而悔恨流泪。可这次,是发自内心的难过,在胜丽没在身边的时候,她总是拉着她的手说她是她的“花儿”,在病入膏肓的时间里,秦母见她一次流泪一次。

    秦母自然不会认错,这就是她的“花儿”,能在生命最后时刻见到她,已万分感激。只是,无论她怎么挽留,留不住女儿,也留不住自己的命,愿来生,她能听得见女儿的呼喊,能清楚表达她今生所有的遗憾。

    香云那段时间,心里总是慌里慌张的,赵医生问她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她说不知为何。病人秦母总是把她当做她的女儿,拉着手不松开。赵医生问为什么,香云听胜阳解释自己的妹妹被大娘送走了,胜丽是他们捡回来的,所以,母亲就把胜丽当做“花儿”。不知为何,见到她会弄错,请她多谅解。

    赵医生一听是胜阳的母亲,解释大概是被他们真情感动,对于医生,面对无能为力的时候,那种心情是最糟糕的。香云讲得知秦母去世,似乎揪心的痛,那种慌乱仿佛就像自己的父母要出什么事一样。他安慰,这是因为,他们和胜阳是熟人,面对胜阳那么善良的人,谁都会同情。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与秦母长得有些相像,她们也只是相处了一个多月,怎么会有这么深的情感。

    胜丽来到周钱病床前,握着他的手安慰会好起来的,周钱嗯嗯啊啊的流着泪水,能有女儿来送终,圆满了。他这一生过得非常不要脸,哼哼哈哈无所作为,临终连开口道别的能力都没有。胜丽看着眼前白发苍苍又憔悴的他,痛苦万分,她的重生是周钱给的。于是,跪在地上,请求他的同意。

    “周叔,之前您说过,希望有一个女儿,那我能叫您一声爸吗?”金宝惊讶她的举动,老爷子是喜欢胜丽,但关系不至于铁到这种位置吧。只见周钱眼睛拼命的转动,金宝说父亲同意了。胜丽就连着喊了好几声“爸”,拉着他的手说谢谢。

    周钱眼里泪水不断,医生说病人不能太激动,胜丽也觉得妨碍了他,站起来准备到房门外,结果手被周钱拉着不放,她只好坐回床边,周钱害怕她一转身今生再也见不到了。他要记住她的样子,等到来生,重新做人,做一个让她骄傲的父亲,堂堂正正的听她叫爸。

    胜丽忍住泪水,请他相信医生,一定能治好,周钱嘴巴突然回正,笑了笑,手开始滑落。金宝没想到如此突然,胜丽握住他的手,请他不要睡去,他还是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人间确实美好,但他却辜负了人间。

    一代聊斋(白话)王、花鼓手、段王爷,唯一遭过雷劈的男人就此落幕。白天乐呵呵,晚上呼噜噜,他对他人有敬畏之心,别人又怎能理解。他拥有一个周秃子名声,熬过了七十三,本想再做个八十岁的鬼,是老天没让他如愿,准确的说,是金财没能让他如愿。按说,他早已看破看淡世间是非,两次住院因儿子。这样也好,可以尽早找到老大,跟他解释庆雪和他之间的事。

    胜丽是带着忏悔之心来的,她做事自认为是光明磊落,可当年利用王婶嫁祸他的事做得实在非君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眼一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若菲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菲并收藏一眼一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