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森清楚得很,陆纪尧根本就不在意这个部长的位置。

    他更清楚,若不是为了给陆纪舜铺路,陆纪尧可能早就不知道窝在哪个角落里和林语林双宿双栖了。

    富家子弟当真可恶至极!

    咳!戴森收起自己有点酸的心情,“就这样吧,我不耽误你,需要帮助直接联系我助理。事后,你也帮华夏安局和隐族那边说说话,务必要把那雅梧山秘境上交国家。”

    “当然。我分得清轻重缓急,还是谢谢您。”

    等他从华夏安局那里回来,七人小队几乎都到齐了,正在办公室里等他。

    “怎么样?戴森找你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宋煜是在场七人中,除了连兴阳之外最为年长的男人,他出声的时候,裴蓁也关切地看了过来。

    陆纪尧勉强笑了一下,“没事,就是强调了一下轻重缓急,我会留在上京,把语林负责的事都处理好,再去找你们。”

    “轻重缓急?轻重缓急!哼,在我们心里,语林才是最重要最紧急的。”宋煜不满道。

    “算了,这种事,我也理解各人有各人的立场,反正有我们几个在,一定能找到语林的。”

    “你就少说两句吧!”裴蓁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火上浇油,陆纪尧可不像他现在看上去那样理智和冷静,“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力,争取把她毫发无伤地带回来。”

    “嗯,谢谢你。纪舜也拜托你多关照些。”陆纪尧不忘把自己的弟弟托付给最靠谱的裴蓁。

    陆纪舜走过去拉拉他的手,道“哥哥,我一定会拼命的!”

    “不用你拼命,尽力就好了。你是我弟弟,也要安回家。”陆纪尧感觉心里好受多了,反而宽慰了陆纪舜几句。

    把七人小队送上前往花屿的专机后,陆纪尧望着飞机远去,许久,才回身直往研究所去。

    “超融”疫苗和“噬融”疫苗分别进入了最后一期临床试验阶段,原本,按照林语林的计划,将在下个月安排进入各大医院。

    至于相关的手续,事急从权,早已在华夏安局的配合之下获得了审批。

    原本华夏安局方面建议,强制注射疫苗,但经过林语林多次的权衡和谈判之后,终于确定为备份足够疫苗,有症状了再注射。

    陆纪尧去研究所,也只需跟唐杨确认最新一期的临床试验结果。

    他再一次生出逆反心理,想要抛下一切去找林语林,摸到了手上那枚素戒,他心下稍安,劝说自己好好尽心尽责。

    ……

    漂流岛上的云层像粘在蓝色画布上的棉花似的,几乎不会移动,空气中有些雨后泥土的味道。

    凯克奇人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倚在窗口看天空的“火种大人”,总觉得她有些傻傻的。

    林语林当然不傻,她只是异能被压制,无法反抗,只能暂时把精力放在观察一草一木之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漂流岛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雅梧山,山清水秀的,透着一种自然之美;卑斯山,安静平和,透着一种和谐之美。

    可这漂流岛,让她直觉有些邪气,无法心生喜爱。

    “林,这是花,送给你。”一个小男孩把一束小小花苞,洁白可爱的铃兰放在她窗台。

    林语林看也不看,抓起那束花就往外扔去。

    小男孩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只满脸疑惑地低下头,捡起了那束花。

    “路易,你奶奶在找你。”米尔帕看见这一幕,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哦,大祭司,这个花,送给你。”小路易重新扬起笑脸,转手就把手中那沾上了灰的花送给了米尔帕。

    米尔帕接过花,进到林语林的屋内,将那花放在了石桌上。

    “大祭司?你是大祭司,那里戈韦塔呢?”林语林没好气地问道。

    “我的母亲一切安好,她把大祭司的责任交到了我的手上。我替她谢谢您的关心。”米尔帕不以为忤,脸上的笑容看不出一丝虚伪。

    林语林懒得和她拐弯抹角,就直白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绑架到这里来?”

    米尔帕双手合十,做出一个祷告的姿势,“这是圣物的指示,是库库尔神的意思,我们只是请您来到这里,帮助库库尔神,拯救他的子民。”

    “你是说,你们的圣物,指示你们绑架我?”林语林手指着自己,不可思议道,“绑完了,还要我这个受害者帮助你们?我看上去是脑子有问题吗?”

    “而且,你们还给我喂了压制异能的药,我没有异能要怎么帮?”

    “那药,只是为了防止你反抗。等到神圣之日,药效就会解除。到时候,您也可以和我们一同返回起源之地,这是您的荣幸!”米尔帕耐心解释道。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共生纪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关灯吃榴莲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灯吃榴莲并收藏共生纪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