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有一百多个平方的这片矮松林中虽然种的是松树,可却是一人高的矮松品种,正常人进去只要稍稍猫身就能完美地隐蔽身形,再加上松树之间的间隙并不很密,基本上侧着身保持着小跑的速度,也不会刮到松枝,引起太大的动静。

    目前为止张子尘和阿巨似乎还没有引起监控上的任何异动,两人借着松树的隐蔽同由北往南的巡逻班擦身而过也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和怀疑。

    “到北门的距离大概有多少?”

    “直线距离得差不多八百米,如果稍微迂回两步,怎么也得千米朝上”

    “保存一点体力的话,也就是说最起码要争取到四分钟的时间”

    张子尘眯着眼点了点头,阿巨计算的没错,千米以上的距离不完榨干体力,怎么也要四分钟左右的时间,可即便是能争取到五分钟的时间,跑到了jq北门口,又能怎么着呢?

    难道说还能长出翅膀飞出去?

    “想什么呢,走啊”

    恍惚之间,阿巨的身形似乎变成了自己,之前在街边讨生活,都是自己敲打着阿巨,给他擦屁股,填坑,拿着主意催促对方的向来都是自己,只不过两人这次面对的却和之前讨生活面对的千差万别。

    所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忽然涌上了张子尘的心头,一时间抓不准又说不清。

    眼下时不我待,阿巨拉起张子尘整理了一下两人身上蹭脏的白大褂,接着直接从矮松林的西北边走了出来。

    “这边的监控怎么分布的”

    “妈的,出来了才问?”

    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几乎要眯成了一条直线,两人现在脸上的表情甚至都不能太丰富了,只得莽撞地快步往前,然后用余光留意着周身的情况。

    “废话,时间!时间!”

    “北侧围墙上如果没有记错的,应该等距离分布着至少十个以上的监控,这不是最主要的,我们照着这个方向行进的话,很可能在五分钟内会暴露在南北方向巡逻班的视线之下,因为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开始从南往北掉头了”

    “我操!”

    张子尘是满脸黑线地看着阿巨那逐渐沉下来的脸色,到现在他也没弄清,这么他妈没谱,怎么还敢拽着自己往前拖着走,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

    “一会一旦暴露了,别废话,一切由我来解决,苏灵还在jq医院,照顾好她,还有小薇。。。”

    “那边有个石碑!”

    显然在做着最坏情况的准备,张子尘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阿巨打断了。然后阿巨依然是那副不管不顾的劲头,拉扯着张子尘,直接跑到了距离北门大概还有四百米左右的一处石碑后面。

    “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应该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引起怀疑,想要出去,jq门岗的四名安守没有办法处理”

    阿巨从石碑后面侧着脸打量着北门的情况,尽量不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任何的疑问,也不让任何的表情暴露在张子尘的视线下。

    可即使是这样,张子尘也迅速察觉出了不对,因为两人之间太熟悉了,熟悉到很多话根本不用说,什么想法也根本不用提,彼此都会心知肚明。

    “你他妈想干什么?!”

    还没等张子尘手上的力道下意识地加重,阿巨早就提前一步抽身而去,只见他迅速在脸上挂上了口罩,然后脸也不回地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翻身出了石碑的掩护。

    “这回,总算等到老子救你了。。。”

    “阿巨!!!”

    “我不能让你送死,不要辜负我!”

    忽然间的诀别,惨烈的诀别就这样天崩地裂一样地在张子尘和阿巨只见裂出了一道鸿沟!

    显然这才是阿巨早就计划好的准备,显然张子尘之前没有任何的察觉。

    张子尘的那双丹凤眼瞪得溜圆,阿巨电光火石的动作忽然间被慢放到了极致,可即便是这样,张子尘伸出去的手,却依然没有捞住阿巨的胳膊。这是张子尘印象之中阿巨第一次骗过了自己,而且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从来没有想象过的诀别,竟然简单到了只有苍白的两句话,可也只是这简单的两句话,包含了难以言状的千言万语,有时候默契就是这样,令人生厌到该死!

    时间流转又变得正常,张子尘眼睁睁地看着阿巨冲着北门忽然飞奔,一团棉花堵在颈嗓咽喉,竟然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自己必须要成阿巨,因为他最后的那个词,真的太重了,太重了。

    骤然而起的暴风雨自然在第一时间便引起了北门卫的注意,四名安守在第一时间便将枪端了起来,四个枪口直指阿巨完暴露的要害。

    “哎!!!”

    完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阿巨直接扯开周身的白大褂,然后歇斯底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尘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年非年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年非年并收藏尘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