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老祖就是厉害,斗气无边,这些宵小只能乖乖受死!”

    驻守洪家拍卖场的斗王长老洪驰从地面上挣扎着爬起,见洪啸天一阵大发神威,将进攻拍卖场的人统统击杀,一阵大笑。

    结果他笑着笑着,嘴角就有鲜血流出,看得周围的护卫一阵焦急,连忙冲上来慰问。

    “没事,本长老没事!”

    洪驰脸色苍白,却硬挺着带了几个护卫,噔噔噔上了六楼,在我身边蹲下,冷笑一声后,便要撸下我手指上的纳戒。

    我被惊醒过来,暗自查探一番后,没感应到洪啸天的气息,这才将隐藏的气机重新唤醒。

    “小辈,玩够了没?”

    我没好气的打掉洪驰乱摸的手,竟然想撸我的纳戒?

    找死吧!

    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惊恐万分的指着我,“你,你没死?你被老祖打了一拳,怎么可能没死?!”

    因为我也是斗宗老祖。

    我撇了撇嘴,从地板上爬起来,揉了揉身子,硬挨那老家伙一拳可不好受,也幸亏他没有动用力,不然非得把我打散架不可。

    “老祖,老祖!这人没死,你快回来啊……”

    洪驰吓得哭爹喊娘,他之前被我一拳打飞,此时不敢再与我动手,匆忙朝窗户跑去,就要破窗而逃。

    我自然不会让他跑了,但也觉得此人有趣,只是一拳将他砸晕,然后抖了抖黑袍,施施然离开了洪家拍卖场。

    之前装死也是无奈,我可不愿意为韩家挡刀,和洪啸天死斗。

    而世间大多斗宗都为虚名所累,像我这样视功名如粪土的斗宗已经不多见了,洪啸天又急着赶去韩家,被我骗了也正常。

    ……

    ……

    韩家府邸,这里的战斗愈发激烈,上万名斗者在此死战,大部分人临死前都会选择自爆,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只在废墟上铺上一层粘稠的血浆……

    而在天空中,两家长老间的厮杀,却是韩家占据了上风,原因无他,韩家长老嗑药太猛了!

    增幅类丹药药力凶猛,吃上一两枚,斗者还能承受住,可一下子吃上三四枚……

    虽然还是要不了人命,但后遗症却极大,或者筋脉受损,得修养和几年十几年;或者根基受损,这辈子修为不得寸进,乃至修为倒退!

    这种后遗症,洪家长老不愿意承担,但韩家长老都要死了,自然不在乎这种事,人人都磕了三四枚增幅类丹药,多的还有吃了五六枚的。

    这么多增幅类丹药下肚,韩家众人战力大增,一位洪家斗皇都被打哭了。

    “家主,你快将老祖喊出来吧,不然我们就要输了!”

    洪立脸色格外难看,这也是他以前不愿与韩家面开战的原因,韩家长老人人有决死之心,都是拼命的打法,战力远超平时!

    而洪家长老却瞻前顾后,毕竟人人都手握大权,骄奢淫逸、荣华富贵都还没享受够,谁愿意和韩家玩命?

    反正就算是打输了……洪家处于强势地位,输了也不会怎么样,大家回去后照样是高高在上的洪家长老。

    “我已经传讯给老祖了,诸位长老都加把劲,可不要让老祖看到,我们被韩家压着打!”

    洪立大喝一声,手中刀势一变,唰唰三刀向韩池头顶劈下,刀光凶猛刚烈,韩池连忙提剑挡来,却是被砍得接连后退不止。

    接着,洪立感应到洪啸天的气息,偏头朝城北看去,面色大喜过望,“韩池,我家老祖已至,你们韩家就等着给我儿陪葬吧!”

    “唰!”

    洪啸天速度极快,从城北极速飞掠而来,下一刻就来到了韩府上空,俯视着这座血腥的战场,目光却格外漠然。

    就好像两窝蚂蚁为了争夺一座巢穴,展开了一场极为激烈的战争,片刻间就死了上千只蚂蚁——这听上去似乎很血腥惨烈,但实际上人看过去,也不过就是一片小黑点。

    韩池牙关紧咬,仰头看着洪啸天,身子微微发颤,斗宗强者,这绝不是韩家能抗衡的。

    “洪家老祖,洪家韩家同居天北城上千年,世代交好,我们两家何至无比啊?”

    “何止于此!”

    韩池满脸苦涩和愤怒,好似在质问着什么,又像是在发泄什么。

    “世代交好?”

    洪啸天目光漠然,“只有实力相同才能做朋友,你们韩家这一代,有谁配做老夫的朋友?”

    很嚣张的话,却格外现实,也直点主题。韩家传承上千年,代代都有斗宗老祖坐镇,唯独这一代青黄不接,没了斗宗老祖坐镇!

    当然,韩家有不少好苗子,或许过上数十上百年又会出现新的斗宗老祖,但洪家为什么要给他们机会?

    自己独霸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赣南小山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赣南小山并收藏斗破之我叫纳兰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