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伊扶早早便醒了过来,看色未明,她便起身在庭院中练剑。

    练剑过程中听见远处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风在摩擦着树叶。

    是竹越道枝的剑客吗?这么早便起来练习。

    抱着可以相互讨教切磋的想法,她翻过院墙,寻着声音的源头找去。

    茂林修竹间,有个墨色的身影持剑,伊扶远远看到那身影将什么东西投掷出去,然后脚一蹬地离开霖面,像是一阵风,而她甚至看不清那人手中之剑去了何处,这样大的动作,旁边的竹却毫无动静,等到那人落地时,她又看到了那把剑,而那人手中还拿着其他的东西。

    “别偷看了,出来吧。”

    是竹越道枝的声音。

    伊扶看了看周围,才意识到原来他的是自己,便走上前与他寒暄。

    凑到面前,她看见竹越道枝拿着一只茶盏,里面落入了几片竹叶。

    “刚才听见有动静,以为是其他人在练剑,想着能不能切磋讨教一二,没想到是你,抱歉,我不是有意偷看的。”完,她又看向了茶盏“这是泡茶用的么?”

    “和其他人可以切磋讨教,和我就不行?”

    他没有理会她的泡茶问题,发问道。

    “嗯?”她好似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我,怎么你看见在这里的人是我后,反而不想‘切磋讨教’了?”

    明白他话中之意后,她立刻拔出了自己的剑。

    “还请老师不吝赐教。”

    “这是我们私下的切磋,你可以使用你擅长的技能。”

    伊扶感激他的顾虑,对他回以一笑“开始吧。”

    如果竹越道枝这个人像是竹间清泉,那他的剑便是将一切带入萧瑟的狂风。

    干净利落,不着痕迹,她被他的攻势压的难以还手,便遁入空间之中,但他就像一只敏锐的苍鹰,总能准确捕捉到她的痕迹,然后将她隐匿的裂缝斩开。

    即使她找到了机会对他发动攻击,但他却总能完美的接下她每一招,即使是她的月系魔法,他也能破解,或是利用剑风反射回她。

    几个回合下来,她有些吃力,他便看准了机会再次攻向她,但到了她面前,他却没有出手,而是将剑轻轻打在她的肩上。

    “你对时空魔法的掌握十分生疏,另一种魔法似乎也很久没用来实战,所以,为什么没有使用你擅长的?”

    “…”

    他的剑明明很轻,但打在她肩上,却让她感觉很痛苦。

    或许是他话语戳中了她的痛处,她微抿着唇,很是犹豫。

    “不愿吗?”他收起剑,却并未离开。

    “我最擅长的招式是我父亲传授给我的,但因为很多事情,我们两个之间的亲情破裂,所剩下的只有仇恨。”

    “所以,是因为决裂了不能再用那种能力,还是你不希望使用他的学识?”

    “后者。”

    “如果是这样,我想你不必有那么多顾虑,我们之间有些许相似,我的剑术是父亲所教,但后来也因不同的信念而渐行渐远,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剑,我相信在与剑的共处当症以及每次实战的滋养之下,完成为了我的东西,所以…”

    他停顿一下,接着道“父亲只是将你领进了这扇门,而我可以肯定,现在你的所学一定是完属于你自己的。”

    伊扶闻言,惊愕抬起头看着他。

    “如果你的剑,正是你父亲发明的,那你还会这样想吗?”

    “若是这样,那我反而会感激他,因为他将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护我立于世间的剑创造了出来。”

    他的话语像是在竹林间掀起了一阵清风,吹散了她所有的困惑,即使是平淡的语气,却依旧使她清晰的、听见了心口的激荡。

    “谢谢你,但…希望你不会后悔劝解了我。”

    她笑道,身上涌起一阵电光,她提起剑,再次做好了进攻的架势——

    那之后,有幸路过观摩了这一场切磋的剑客们,都将这作为自己吹嘘的谈资。

    …

    接下来的几日,竹越道枝很是耐心的指导了伊扶纯正的剑术,也向她分享了自己习剑的心得。

    伊扶也很争气,一些要点他了一遍,她便立刻记住,并很快的上手,再通过练习,将其变成拥有个人特色的剑法。

    金丝雀和依瑟蒂平常除了替伊扶打气,就是被她唤来练习。

    二人有时在竹越道枝的堂内走着,都可以听见周围有人在谈论着关于伊扶的事情,今她击败了吞噬级别的谁谁,明又击败了神圣级别的谁谁…

    当她认真起来时,她便会成为程的焦点,成为空之中最耀眼的那束光芒。

    很快,竹越道枝里已有三百七十名剑客败在她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月光礼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山竹云雾茶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云雾茶并收藏月光礼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