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羽毛刮过唇畔,又似是无形的风拂过,总之二者相触的时间极短,这根本不是乐雪织想要的那种。

    乐雪织有些气恼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这话说出来也太不害臊了!

    她都好奇了,按理来说薄斯修这个年纪,不是正是血气方刚的黄金时刻。可对方怎么就怎么能忍,就连接吻都是纯洁克制的。

    这让她不得不想到了某个夜晚,他冰凉的手握住自己的手慢慢往下带,直到放置在一处灼热的地带。

    那滚烫几乎要将她融化。

    乐雪织心中怒骂自己一顿,怎么又想些有的没了的?自己当真是色鬼转世,一刻都不肯消停。

    抬眸偷瞄对方,薄斯修依旧是平淡无波的神色,显然是心性极为沉稳的。乐雪织心下暗暗发誓,要好好和对方学习一番,自己如此龌龊的心灵,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薄斯修有些狐疑的盯着眼前的少女,少女的面上都开始染上了薄红,且眼神闪烁。

    薄斯修将头往下低了低,双手捧着少女的面庞。乐雪织心中狂喜不已,以为对方终于开窍了,她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期待着等会发生的一幕。

    只是薄斯修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两个额头相碰,薄斯修大概感觉了一下,并没问题。随后便离开了,只是又有几分不放心的将手放置在她的额头上确认了一番。

    确实没有发烧。

    乐雪织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她以为是对方开窍了,结果开个狗屁。对方不是要亲自己,而是以为自己发烧了。

    那她能怎么说?说我不是发烧了,而是发骚了,想要舌吻?

    乐雪织当真是说不出口。

    于是,乐雪织只能将这份憋屈化为怒火,狠狠的朝薄斯修射去。

    薄斯修道“不舒服吗?”

    乐雪织心中简直是要骂娘,都已经到这时候了,薄斯修居然还不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乐雪织理了理思绪,眨了眨眼,暗示道,“宝贝,我们是成年人了。”

    薄斯修点点头“确实。”

    可他们成年和此刻有什么关系?

    乐雪织嘴唇一抿,面色都变得有几分凝重。她继续说道“你不觉得,我们的亲亲太过朴素。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成年人了,也应该用成年人的亲亲。”

    薄斯修漆黑的眸子一顿,旋即变得有几分意味深长,他拖长了语调“有理。”

    乐雪织只觉得自己不要脸,薄斯修居然还一本正经的回答自己。可话都已经到这儿了,哪里还能回头?

    也是乐雪织厚着脸皮道“所以你刚刚的亲亲,我单方面评估不合格。”

    薄斯修继续望着对方,并不言语。

    这眼神看的乐雪织心中发虚,于是乐雪织清了清嗓,胡说八道道,“你看,我们是成年人了,我完可以提出我对你的亲亲的感受。刚刚的亲亲太不对了,感觉就不对,完不对,错的彻底,大错特错——”

    可薄斯修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深入的探索掠夺充满了野性,似是要将她拆吞入腹。暧昧至极。

    乐雪织只觉得自己还是迷迷糊糊的,方才的吻与以往都不同,十分霸道粗犷,却又让人甘心沉沦。

    薄斯修将头贴在乐雪织的脖颈间,掩饰住了自己眼底氤氲的一片躁动血色,感受着她脖间馨香气息,他喉结一动。但他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少女的脖间,让她有一瞬间的战栗。

    薄斯修轻声道“这下对了吗?”

    这提问顿时将乐雪织从柔弱的云端拉回了地面,她心中大叫道,对,太对了,就是这样!

    可乐雪织自然不会这么说,这也太丢人了。于是她故作姿态道,“嗯,比方才好。”

    瞧着对方装模作样的模样,薄斯修也不拆穿。他的鼻尖刮过她的面庞,“乐女士,请问这次合格了吗?”

    乐雪织清丽白净的面上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自己方才说的话,好家伙,居然这都记得。

    乐雪织急忙点头,生怕他感受不到自己的满意“司老师,合格,不,满分。太给力了!”

    这就是她要的哪种亲亲!

    她都已经二十多岁了,薄斯修也不是小孩子了,整那些清水寡汤做什么?要是亲亲,那肯定要来带荤的。

    乐雪织心下还在沉迷方才的吻,只是薄斯修轻笑道“听力结束了。”

    乐雪织……

    这么快的吗?

    乐雪织淡定道“没事,我已经记下了。”

    方才虽然她处在接吻迷离状态,但听力一直在播放,她也有听着。大概的对话她都有印象,等会回去做也不会太难。

    乐雪织问道“司老师,你喜欢哪个数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戏精夫人已上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不要背锅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要背锅并收藏戏精夫人已上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