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佑机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若是曾经自己没有认错了人,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但是很多事情已经于事无补,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低沉沉的问道“萱歌……我们回到过去好不好?”

    “我们,如何回到过去?”白萱歌笑了起来,“你说……怎么回到过去?”

    曾经拥有过,后来自己用弄丢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比它还要难过。星河流淌在两个人身上,当初遥遥相望的那一瞬,心如琥珀。

    “等我,等我完成父亲的遗愿,我们便可以在一起。你会助我一臂之力吗?”白萱歌似笑非笑地问道。

    肖佑机身体一震。

    “怎么?不愿意?帮我,帮我我就原谅你。”她说起来轻巧,眼眸中是仇恨。“我的父亲应该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我要什么他都给我,除了你……除了你……但是,他是正确的,难道不是吗?我还哭着闹着,做了一切伤害他的事情。如果父亲能回来,我想和他永永远远的生活在一起,就做他女儿,永永远远都是他的女儿。”

    旧时回忆变成了一地枯黄,满脸秋霜“你还给我我的父亲,你把他还给我。”明明内心歇斯底里,但是表面上却没有一丝情感,她空洞的眼睛展现着她已经没有七情六欲了。

    “萱歌。”

    “嘘。”她让他闭嘴,“你听,找死的人来了。”

    孟蜀飞奔而上,一身紫衣落在洞口,“谁找死?你还不束手就擒!肖佑机,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你回去,这不关你的事。”肖佑机一脸冷淡。

    孟蜀抬眸“你有病吧,她会杀了你的。”

    “那是我自己的命。”

    “那不是三界的命,由不得你护着她!”孟蜀凝聚妖力,突然觉得手中空空,长鞭已经变回成了逆鳞融在了肖佑机的体内。

    孟蜀没有顺手的武器,登时顿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好似心理登时空落落了一块。孟蜀深吸一口气,却片刻之间手上出现一条赤金色的长鞭,闪烁着星辰太阳的光茫,顿时周围一片金光闪烁,所有事物被覆盖上了一层暖阳色。

    孟蜀怔怔的看着手上的长鞭,周围是晴空万里的白色,中间是赤红色的火焰,宛如万里晴空之中的一道绚丽的彩虹,击打而起,虹霞飞溅。翻江倒海的力量掌握在手心,炽热的暖流席卷身,那是祝赤的真火凝聚而成,竟然比曾经的更加顺手,如同一条金色的小蟒,鞭子的鳞片被闪耀的金丝环绕。

    她有些泪眼朦胧,回头看了眼没有说话的祝赤,小声道了一句“谢谢。”

    白萱歌看着手持金鞭的孟蜀,两个人的魔气空气中相互碰撞,她从肖佑机的怀抱中走出来,“你以为,你能杀的死我?孟蜀,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是啊,毕竟你的父亲就败在我的手上。”孟蜀说话向来都是当仁不让,“我呢好人做到底,让然是要让你父女团聚,这样子才美满。”

    “是吗?”白萱歌咧起来嘴角。她突然间变成了一副狰狞的模样,长发散落在肩膀上,脸颊愈发变成青黑色,孟蜀感受到似乎这三界的怨念都集中在了白萱歌一个人身上,她的力量聚集在洞穴之中,似乎一个火星就可以点燃。

    孟蜀一瞬间听到了很多人的内心秘密,那些仇恨的,院队的,像是洪流一般被白萱歌吸收到她的体内,“你看,不止是我,世间那么多人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为什么我不能帮他们一把呢?离开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痛苦了。等我一统三界,这世间再无妖神之分,而我的父亲也大仇得报,真是好事一桩。”

    “废话少说!”孟蜀没有功夫跟白萱歌慢条斯理的斗嘴,她感受到浓厚的杀气砸向自己,瞬间金鞭平地而起,火花淋漓,穿云破雾击打向白萱歌。白萱歌猛然一闪身,绕到了孟蜀身后,却背后接到了祝赤猛然一掌,整个人身影一震又落到巨石之上。

    风吹起肖佑机的碎发,他冷静的瞳孔有一瞬间充满了疼惜。

    这个女人,因为他落入到了成魔的地步,家人阴阳两隔,被执念支撑着活在这个世界上,白萱歌陪伴自己的时间其实比孟蜀还要长,他的思绪像是漂泊的雪,在风中摇曳。他用着毕生最为温柔的眼神,落在白萱歌的背影上。

    如今,他已经不忍心,再斥她分毫。

    是自己终究对不起她,错付了终生。

    她曾经的眼睛像是明月星辰,百转千回,叩他心门。

    两人之间淋漓的爱恨也应该有个结局,至少,至少让她回到曾经的模样。岁月无声,双眼苍凉。肖佑机看着孟蜀、祝赤、白萱歌,千年之来四个人纠纠缠缠,层层围困,他倏然感觉自己置身事外,格外清醒,世间万物,必然需要一个了结。

    “孟蜀。”肖佑机突然喊道。

    孟蜀回嘴“忙着呢!”

    “保重好自己。”肖佑机淡淡地说,像是往常一样。

    “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乐游客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老古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孟白河的小说进行宣传
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白河并收藏乐游客栈最新章节